學習管理理論不難,運用適切很難

 

文章出處:《哈佛商業評論》2019.9月號/ 作者:杜書伍

 

  任何一個科學研究或觀念學理的闡述,都必須先將背景因素設定在良好的狀況,在單一聚焦的情況,才能夠清楚的推演與闡述;否則在多元或變動的狀況下,很難將學理觀念闡述清楚,也不易讓人了解。所以,當我們一個一個去學習管理理論時,基本上難度不高。

 

  但是,實務上要運用管理理論時,往往會在三個階段碰到難度。

 

  第一、學習管理理論時,我們首先必須去探究及掌握:這個觀念學理是在什么樣的社會人文環境下引發而形塑的,是西方的人文社會,還是東方的人文社會?是用于研發單位的環境、人員,還是營銷與營運單位的人員?這些背景因素掌握住了,再來就要深度厘清:這個形塑的背景環境,與你所要運用的場域有何差異,再將理論做適度的增刪調整才能移植。這要做得好,必須對理論融會貫通,對場域透徹掌握,才能移植成功;否則就會水土不服,嚴重者甚至會得到反效果。所以管理理論的移植轉換,很不容易。

 

  第二,管理的理論應用到組織的時候,它不是一個單一理論全面的去用;而是不同性質功能的管理運作理論,一起相互搭配的用在組織上。需要相當的火候,才能將各種理論各種功能整合在一起而變成是一個全套用在組織。這個整合成全套的思考,同時必須要配合組織當下的狀況及外在環境。因此如何取舍及使用的力度,也是相當難的決策。

 

  其實組織真正在使用管理理論時,大部份都只用到局部與不同的力度,才能夠使不同面向的管理理論,能夠整合在一起去適合當下的組織,并且盡量減低后遺癥,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工作。這也是單點思考、過于理想化而管理沒念通的主管,最易批評與排斥的所在。

  

  第三,外在環境在變,組織本身也在變,管理制度原本就必須要與時俱進去調整與提升;制度能否實時修改、適切修改,也是另一個難度。

 

  然而這個修改是有加有減,也有放大也有縮小。這往往也牽扯到每個人對制度的習慣固著性及調整改變力,要調整改變必然會有反抗。另外尤其是牽扯到福利、權力方面的調整,要加、要放大的部份沒問題,多多益善;但是減少、縮小的部分,就會受到非常大的反彈。這就是另外一種執行技巧能力的問題。

 

  掌握各個管理學理的精髓背景,整合規劃適合當下組織的管理營運制度,以及與時俱進的不斷修正提升,是我們從事經營管理者很重要的工作。而觀念學理融會貫通、拿捏得宜、整合平順及落實執行,真是很不容易的事。

 

《哈佛商業評論》文章連結網址

 

 

回到頂部

訂閱聯強EMBA

 

微信訂閱號

 

微信服務號

 

 

文章轉載規范

?

須註明「作者杜書伍為聯強國際集團總裁兼執行長」

?

須註明選自「聯強EMBA」

?

需依原內容(含標題)據實轉載,不得擅自修改、增刪、自為重組

?

僅限於非營利使用

?

若有文章轉載及授權相關問題,請與我們聯絡[email protected]